这辆法兰红轮毂挂成这样了,还能跑吗?

二月 14, 2016 by · Leave a Comment 

早上去社区卫生院换药,路过一辆红色法兰红出租车,其右前轮被“撕裂”了一般,看起来还挺惨的。

支付宝进出租车容易,用起来难!

八月 25, 2015 by · Leave a Comment 

8月22号下午,傅老师在杨浦区乘坐一辆蓝色的出租车(非强生、大众)。上车后发现副驾前方标注:

扫一扫 付车费

下车前举起手机欲扫码付款,忽然出租车司机拦下说:“坏了,用不了!”

正想反驳一句:“支付宝坏的可能性恐怕比你计价器坏的可能性还要小吧!”还是算了,交通卡刷一下闪人。

目前上海市各大支持支付宝付车费的出租车其实并未与支付宝互联互通,都是乘客抵达目的地后将计价器显示的金额输入到手机支付宝中再付款。

在车载3G/4G的支持下,马云下一步动作可以接入出租车计价系统,这样当乘客抵达目的地时,出租车车载屏幕可以直接生成对应金额的支付宝支付二维码,这样付款可以一步到位,同时可以打消本案例中对支付宝支付不熟悉的司机的顾虑。

出租车司机说支付宝“坏了,用不了!”这是在是一个冷笑话。

高峰时段出租车司机禁用打车软件有意思

四月 16, 2015 by · Leave a Comment 

今天下午5点过傅老师在浦东扬招了一辆强生出租车,司机一见招手就停车了,然后我们就简单聊了聊。司机说:

1. 出租车高峰时段禁用打车软件并非针对所有车辆的。他指了指副驾前方的工号,看尾数,尾数是几周几就不能用。

2. “尾数是8、9怎么办?”这个不清楚。

3. “如果今天不是星期四呢?”那我肯定不停的,市区这么堵我肯定不去的。所以你刚才一招手我就必须要停。

4. “你觉得这个限制打车软件的规定好不好?”一群不开出租车的人拍个脑袋就定个规矩,你说好不好?

——本文最后由傅老师于2015-04-16编辑过

强生出租车换新包装了,令人耳目一新

四月 10, 2015 by · Leave a Comment 

新版强生出租车

在曹家渡 外教公司 楼下偶遇一辆全新包装的强生出租车,整车身乘深黄色(橙色),看上去令人耳目一新。

强生出租车是目前上海市唯一支持支付宝付车费的出租车公司。

——本文最后由傅老师于2015-04-10编辑过

蓝色联盟出租车司机挣钱“不要命”啊

七月 9, 2014 by · Leave a Comment 

今天(2014.7.9,星期三)下午傅老师从一号线上海火车站出来急忙要赶回外教公司,有一个appointment是在下午3点钟,当时已经是2:40几分了。跑到恒丰路上随手扬招了一辆出租车:“蓝色联盟”。2:46分准时上车,2:55分下车,长寿路一直走,等了3个红灯。

刚一上车就发现不对劲了,这位司机开车左突右突,看上去比傅老师还着急。而傅老师并未说“赶时间”之类的话,上车就七个字儿:“长寿路万航渡路”。司机的开法用行话来说,就是随意变道、疯狂抢道,真是把出租车当布加迪来开,颇有浙大副校长的风范,晃得来傅老师吓死特了,赶紧系好安全带,同时右手抓紧扶手,只见这蓝色联盟司机一会儿左,一会儿右,管你是私家车、公交车还是自行车、电动车,能抢的道全部抢掉,两次突然变道实在是惊心动魄,差点就要碰上别的车子,急刹车那是家常便饭。

傅老师中途两次讲明,车子停在长寿路万航渡路路口,不过路口,然而车子快到芳汇广场的时候,司机一见前方两拨人拦车,两眼发光,赶忙叫傅老师刷卡付款走人,一到芳汇门口傅老师就被轰下车了,因为已经刷了卡了,我可以不载你了,结果傅老师还得小跑50米过马路上悦达889。

(芳汇广场的斜对面就是悦达889中心,但是长寿路中间隔开了,不能直线横穿马路,因此要么往后倒一点走达安花园前面转过去,要么往前跑50米走万航渡路路口的斑马线过去。)

——本文最后由傅老师于2014-07-09编辑过

嘉定出租车3家公司:大众,锦江,江桥

六月 14, 2012 by · Leave a Comment 

昨天礼拜三上午,傅老师到嘉定城中路去办事,嘉定的出租车清一色的橙色的,除了顶灯上的字样不同外,远望去一个样。扬招了一辆出租车从城中路到嘉定北站乘11号线地铁,和出租车司机闲聊了一阵。

据介绍,嘉定目前只有3家出租车公司的车辆运营,分别是:大众、锦江和江桥。郊区的出租车是不能进市区的,也不能出省,但是可以跑临近的郊区,比如去松江、青浦、宝山等地,但是载人过去后不能做那边的生意,必须得空车返回,所以大部分嘉定的出租车司机是不大愿意跑临近郊区的。

“如果你进了市区会怎么样?”
“规定不能进的!除了事你自己要负一切责任!”